彩票开奖查询|今天3d开奖号码

盛大為什么開個秒卡版:為什么在我們眼里 印度人總"開掛"?

今天,有一段視頻上了熱搜榜,“印度又開掛了,2017年印度舉行第68次閱兵,印度國家雜技團,摩托車方隊開著外掛壓軸登場了。”

這不是印度人第一次“開掛”。“開掛”一詞源自電腦游戲,作弊程序一般以獨立窗口的形式附掛在游戲窗口旁,所以俗稱“外掛”,而“開掛”則是指玩家利用這些作弊程序,獲得超群的能力。

久而久之,人們開始用“開掛”這種戲謔說法表達驚訝之情,表達“由于太不可思議而懷疑使用了外掛”。而印度人就是以超出常規的行為和高難獨特的技能,被貼上開掛民族的標簽。

各種社交媒體上,都能看到印度人的“逆天”表現,無論是嚴肅的閱兵盛事還是普通,勞動者的日常工作,都展現出高超的靈活性、熟練度以及膽量。

為什么印度人總能身懷絕技,做出令人瞠目之事呢,難道他們天生骨骼清奇或喜歡挑戰自我?

相對落后的機械化水平

無論是人口規模、經濟總量、還是科技發展水平和軍事實力,印度無疑已經是一個具有世界意義的地區大國。但是,其經濟在很長時間內處于增長困境當中。

不容樂觀的經濟形勢背后,是落后于中國三四十年的機械化水平。

很長時間里,印度的 GDP 組成中,三產的比例呈現“高-低-高”的馬鞍形模式,與中國的“低-高-低”完全相反,和發達國家的“低-低-高”也大有不同,包括制造業和工業在內的第二產業沒有發展起來。

因此,一方面印度的基礎建設及設備施工水平低,機械化程度不高,建造和搬運大部分靠人工。有人說,在街上經常可以看到一些很瘦弱的女子,把整袋混凝土往肩上一扛就走,感覺回到了中國七八十年代。

另一方面,制造業和工業化的落后也意味著高效,生產工具的缺乏,這種缺乏不僅反映在建筑業,同時也表現在農業生產、餐飲業服務等各個方面。普通的勞動人民根本無力支付購買昂貴的機器。

在代替基礎勞動的工具和器械十分缺乏的狀況下,印度度人特別是底層勞動者才不得已努力通過,長期大量的重復練習練就超高高技術提高自身的效率

某種程度上說,作為一個擁有12.6億人口、且25-30歲的青壯年占人口比例近40%的國家,印度勞動者充當著“機器”,各種開掛神技其實是無奈的選擇。

目前,產業結構失衡問題在印度愈加嚴重。當下第三產業占比逐年增加已超50%,反觀第一第二產業占比則逐年減少,制造業占GDP比例僅有15%,農業占比也有所降低。

在雄心勃勃的新總理莫迪的推動下,“印度夢”的一個重要內容便是實現工業化,而這對發展中國家來說差不多就是“現代化”的同義詞。

交通道路建設面臨特殊挑戰

在不少人的印象里,印度人開掛的最突出表現就是“掛”在車上,火車、汽車、摩托車……印度人總掛在車側或坐在車頂。

“掛車”的主要原因在于,印度人口眾多,交通運輸設施需求巨大,但其道路發展建設速度跟不上現實需要。

公路網絡遠遠不如中國密集、完善,目前一半印度國土沒有公路,質量達標的高速公路不足四分之一。

在從新德里到班加羅爾長度為1,500英里的公路上,卡車經常要行駛4-5天時間。在白天通過主要的城市時,駕車人飽受交通擁擠和禁止通行規定的折磨。

相比較公路而言,印度的鐵路網相對完善一些,但同樣面臨老化問題。政府計劃在2020年前新建2.5萬公里鐵路,然而2006-2011年只新建了1750公里線路。

在印度,修路——無論是公路還是鐵路,都面臨著獨特的印度式障礙。

其一是征地問題。1894年的征地法案賦予地方權力征用私有土地,進行公共服務項目建設,然而權力濫用現象嚴重,遭到農民強烈反抗,2013年出臺的新土地法也備受質疑。只要有一個人反對,這條路就不能修建,致使印度推出的大型交通項目困難重重。

其二是政府貪腐問題。印度政府官員自己都承認,政府用于基礎設施建設的撥款往往有一半被各級,官員給吞噬掉了,致使基礎設施的建設受到干擾。

在車上開掛并不是沒有風險的事。缺乏交通設施導致交通工具超載現象非常嚴重,這無疑是印度交通事故多發的主要原因。

居高不下的失業率

每年,印度有1200萬凈人口加入勞動力大軍,但是印度的失業率仍在增長。盡管印度現在確實是世界上,經濟增長速度最快的國家之一,但是這個國家每天都有389個人失去工作。

在印度,多達97%的勞動者都是受雇于所謂“無組織部門”,沒有正式的月工資,也沒有保障和福利可言。而且,大多數人甚至都不是在做長期工作——60%都是在做臨時工。

事實上,現在幾乎沒有什么新的就業機會出現。曾為印度貢獻著近一半就業機會的農業收縮最厲害。與此同時,新企業建立速度也退回到了2009年的水平。

在這種勞動力供求極不平衡的狀況下,大部分年輕人又不具備技能,無法參與進現代經濟。因此,他們只能增加自己的工作熟練程度、提高工作效率,以取得賺取生活來源的工作機會。

對于用人單位而言,越能干的員工越受歡迎。為保住為數不多的珍貴飯碗,很多人將自己的工作做成了“雜技”。“開掛”工人極具市場競爭力,反過來促進產生了更多“開掛”工人。

四年之后,印度的適齡勞動人口數量將達到世界第一。可是,這對印度究竟是福是禍,是會推動經濟增長,還是會成為社會動蕩的根源?我們暫時還無法下定論。

高度固化的社會等級

在印度經常能聽到一句話“印度是十億人的國家,一億人的社會”,說的是社會貧富差距巨大的問題。

印度教的種姓制度固化了每個人的職業和社會地位。公開資料顯示,印度種姓制度源于早期印度教,是公元前600年左右,隨雅利安人入侵印度而創立的社會等級制度。

其中,首陀羅絕大多數是被征服的土著居民,屬于非雅利安人,他們從事農、牧、漁、獵等業以及當時被認為低賤的職業。

印度種姓制度雖然已經在1947年印度獨立后被廢除,但印度社會時至今日也沒有擺脫種姓、宗教的強大影響力,個體的職業選擇受到家庭背景的重大影響。

例如,剃頭匠的孩子,只能繼續做剃頭匠,廚師的孩子只能做廚師。這種類似世襲的觀念已經深入印度人民的心里,地位低下的人是沒有機會接受高等教育或者,從事體面的工作。

因此,一些人一輩子就只干一樣工作,長年累月下練就了極高的熟練度和技巧性。

同時,由于他們的后代也只能在這個行業謀生,工作技能得到了很好的代際傳承,祖祖輩輩的積累下,“開掛”變成了一種家族絕活。

總之,印度人開掛技能背后,更多的是無奈。在勞動替代工具不普及、工作職位稀缺、基礎設施落后、社會等級固化的經濟文化歷史大背景下,印度人深諳并踐行“熟能生巧”,練就了許多開掛絕活。

他們并非天生能力超群追求“挑戰自我”,我們眼中的開掛只是他們的正常生活方式罷了。


相關推薦:








網友評論

彩票开奖查询